“两史”故事

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沿革(四)


   三、东北抗日联军组成,游击战争迅速发展

  1935年5月的华北事变,使民族危机空前严重。8月1日,中共中央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宣言”指出:“我国家我民族已处在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抗日则生,不抗日则死。抗日救国,已成为每个同胞的神圣天职!”呼吁全国“停止内战,以便集中一切国力(人力、物力、财力、武力等)去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而奋斗”,并提出组织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的主张。按照中共中央建立抗日联军的精神,东北人民革命军各部从1935年冬开始,在东北各地党组织的领导下,着手组建东北抗日联军。1936年2月20日,东北人民革命军各部和抗日游击队联合发表了《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宣布将人民革命军、反日联合军、反日游击队一律改成抗日联军、抗日游击队。据此,从1935年冬到1936年8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二、三军,东北抗日同盟军第四军,反日联合军第五军,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相继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二、三、四、五、六军。各军的主要领导人是:第一军军长兼政委杨靖宇,政治部主任宋铁岩;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政委魏拯民,政治部主任李学忠;第三军军长赵尚志;第四军军长李延禄,政治部主任黄玉清;第五军军长周保中,副军长柴世荣,政治部主任胡仁;第六军军长夏云杰,代理政治部主任张寿钱。1936年11月,以抗联第四军第二师为基础,组建了抗联第七军,陈荣久任军长。

 


 

杨靖宇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一部

 

  由于中国共产党坚持实行反日统一战线方针,加强对义勇军、山林队的争取和团结工作,不久,东北抗联又相继成立了4个军。这4个军分别是:1936年9月由民众救国军谢文东部改编的第八军,谢文东为军长,刘曙华任政治部主任;1937年1月,原吉林自卫军李华堂部改编为第九军,李华堂为军长,许亨植(李熙山)为政治部主任;1936年11月,原反满抗日救国义勇军汪雅臣部(1936年2月曾改称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改编为第十军,汪雅臣为军长,王维宇为政治部主任;1936年5月,东北山林义勇军祁致中部改编为抗联独立师,1937年11月组成抗联第十一军,祁致中为军长,金正国为政治部主任。

  1936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撤销后,东北地区相继成立了中共东南满、吉东和北满省委。为适应抗日游击战争发展的需要,东北抗日联军先后组成3个路军,即:1936年7月组成的第一路军,辖第一、二军,总司令杨靖宇,副总司令王德泰,政治部主任魏拯民;1937年10月组成的第二路军,辖第四、五、七、八、十军,以及救世军王荫武部、义勇军姚振山部,总指挥周保中;1939年5月组成的第三路军,辖第三、六、九、十一军,总指挥张寿篯,总参谋长许亨植,1940年后,冯仲云任第三路军总政委。

  东北抗日联军的组成,扩大了抗日军队,推动了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战斗在南满地区的抗联第一军,取得了歼灭伪军邵本良部等一系列战斗的重大胜利,给东南满地区的抗日军民以极大鼓舞。

  1936年,抗联第一军为了与东渡黄河的中国工农红军取得联系,先后进行了两次西征。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扩大了抗日部队的影响,振奋了民众的抗日斗志,给敌人以很大打击。

  抗联第二军编成后,与抗联第一军相配合,转战于长白山区。经数十次战斗,消灭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粉碎了敌人的“讨伐”,扩大了抗日游击区。

  抗联第三军在松花江沿岸广泛出击敌人,游击战争十分活跃。第三军在坚持汤旺河游击根据地斗争的同时,还派出部队西征,开辟新游击区。1936年11月,军长赵尚志率一支由500余人组成的骑兵部队,从汤原西征,12月间到达铁骊(今铁力)、庆城(今庆安)一带,之后又北进海伦、通北。在通北进行了著名的冰趟子战斗,以500余兵力与围剿的800余日军展开激战,此役歼敌200余人。抗联第三军各师也在各地区分头出击,顽强作战,取得了许多胜利。仅1936年10月到1937年6月间,所进行的大小战斗就达上百次,毙、伤、俘敌1100余人,部队在战斗中有了迅速发展,到1937年7月,抗联第三军发展到10个师,6000余人。

  抗联第四军组成后,继续活动在通河、方正、勃利地区。1936年3月,军长李延禄奉命接受新的任务,由李延平代理军长。该军一部随同抗联第三军远征海伦,另一部由李延平带领东征,开辟宝清、富锦游击区。东征部队于6月间在富锦县收编了几支抗日山林队,编为第四军第四师。之后,又配合抗联第三、六军作战,粉碎了日伪军的秋季“讨伐”,部队发展到2100余人。

  抗联第五军组成时,由于日伪军的不断“讨伐”和经济封锁,使第五军的活动范围日渐缩小,给养发生困难,绥宁抗日游击区面临困难境地。为此,军部决定,除留少数部队坚持老区活动外,主力部队开往中东路东段道北地区,开辟新的游击区。1936年2月间,第五军第一、二师主力分头从宁安向道北转移。进军途中他们选择有利时机,不断打击敌人。1937年初,第五军第一、二师和军部直属队先后集结在牡丹江下游的依兰东部地区,进行较大规模的游击战。1937年1月,当军部得知驻刁翎的日军300多人将撤往林口时,遂在大盘道设伏,给敌人以重大打击,并缴获大量武器和物资,这就是著名的大盘道战斗。3月间,抗联第三、四、五、八、九军共700余人又联合攻打依兰县城,并设伏兵打击敌援军,歼敌240余名。抗联第五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不但摆脱了被敌围攻的困境,而且扩大了抗日游击区,壮大了队伍。到1937年夏季,全军已达3000余人。

  抗联第六军组成后,便与抗联第三军协同作战,以汤原为基地,开辟了依兰、桦川、富锦游击区。经半年多的英勇奋战,终于粉碎了敌人的秋季“讨伐”。到1936年末,全军已发展到2000余人。1936年11月26日,军长夏云杰不幸牺牲,由戴鸿宾继任军长,之后全军扩编为4个师。1937年5月,第六军夜袭汤原县城的战斗,给敌以沉重打击,下江抗日军民深受鼓舞。

  抗联第七军组成后,继续在饶河、虎林地区坚持游击战争。1937年3月6日,军长陈荣久在饶河县小南河率队与日伪军激战时壮烈牺牲,崔石泉(崔庸健)继任党委书记兼代理军长。经过半年多的艰苦斗争,部队发展到880余人,饶河、虎林老游击区进一步扩大,并在同江、富锦等地开辟了新游击区。

  抗联第八、九、十军和独立师相继组成之后,也都积极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敌人。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驻北平丰台的中国驻屯军一部,在卢沟桥附近举行挑衅性军事演习。深夜零时许,日军声称演习时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其无理要求遭到中方的拒绝后,即向中国守军发起攻击,并炮轰宛平城。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从此开始。中国驻军第29军一部奋起抵抗,全国抗战由此爆发。

 


 

七七事变

 

  七七事变爆发后,国共两党对日本的侵略迅速作出反应。7月8日,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出通电,指出只有实行全民族抗战,才是中国的出路;号召全国人民、军队和政府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7月15日,中共代表团在庐山向蒋介石提交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提出了发动全民族抗战,实行民权政治和改善人民生活三项政治主张,重申向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四项保证。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同时,“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卢事的解决”。

  日本为了达到3个月内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实行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迅速作出对华增兵的决定。日本首相和陆、海军主官分别将派兵方案上奏天皇裕仁,均得到批准。7月11日,日本内阁五相会议通过了派兵案,并把七七事变称为华北事变,企图掩盖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性质。同日,日本政府发表了《派兵华北的声明》,诬陷中国第29军挑起了七七事变,声称:“内阁会议上下了重大决心,决定采取必要的措施,立即增兵华北。”7月28日,日军中国驻屯军以北平南苑地区为主要目标发起总攻。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在南苑全军干部会议上慷慨陈词: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国家多难,军人应该马革裹户,以死报国。他在率部抗击时表示:抗敌事大,个人安危事小!在抗击日军过程中,佟麟阁与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先后壮烈殉国。毛泽东称赞他们“给了全中国以崇高伟大的模范。”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日军中国驻屯军一部,在第20师团一部、关东军堤支队及临时航空兵团的支援下,于7月30日攻占天津。事实表明,七七事变决不是偶然事件,它是日本大陆政策长期发展的必然结果,是日本天皇、政府和财阀共同意志的表现;日本全面侵华的“有关出兵、作战的事宜,无一不是依照圣命(天皇的命令)进行的”。征服中国是日本法西斯集团争霸世界的即定方针和关键步骤。在德、日、意法西斯轴心初步形成,其与世界人民之间的矛盾构成世界主要矛盾的形势下,日本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已超出中日两国的范围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这对东北的抗日斗争产生了极大影响,其战略任务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时东北已变成日本侵略军向中国内地大举进攻的后方基地,东北抗日游击战争成为全国抗战的组成部分。由此,按照党的指示,东北抗日联军更加积极地开展游击战争,以牵制敌人,配合全国抗战。

 


 

游击战

 

  抗联第一路军决定分兵西进,把游击战争扩大到辽宁西部,伺机与关内抗日部队相呼应。抗联第一路军总司令、第一军军长杨靖宇亲率军部直属部队,于7月16日从桓仁出发,向兴京、清原挺进。因途中屡遭敌军的阻截和追击,遂在桓仁、宽甸、兴京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当年秋,日伪又集结兵力,出动飞机,对东南满地区实行重点“讨伐”,企图消灭抗联第一路军。杨靖宇决定改变西进计划,回师辑安,同第一军各师转战檬江、辉南、桦甸、清原、开原、东丰、西丰等地,采取伏击、夜袭等战术,相机打击敌人。与此同时,抗联第二军在魏拯民指挥下,在额穆、辉南、檬江、抚松、桦甸一带屡创敌军。1937年10月18日,魏拯民指挥部队夜袭辉南县城,解除了伪警察武装,消灭了守卫军需仓库和炮台的敌人,获得大批粮食、布匹、棉花、药品。据粗略统计,从七七事变到年底,抗联第一路军进行较大规模的战斗达33次,毙伤日伪军1300余人,俘虏120余人,日伪重点“讨伐”东南满地区抗联部队的图谋宣告破产。

  中共吉东省委领导的抗联第四、五、七、八、十军,在全国抗战开始后,重新作出战斗部署。除留一部分队伍坚持牡丹江沿岸各地的游击战争外,其主力部队向依兰、宝清、富锦一带发展,以求与北满抗联部队协同作战。之后,吉东地区各军主动出击,勇敢地打击敌人。经过半年多的战斗,吉东抗联各军都有很大发展,日伪军的秋季“讨伐”以失败告终。

  北满地区抗日斗争在全国抗战爆发后,更为高涨。1937年9月18日,汤原县格节河等区爆发抗日反满大暴动,给日伪统治以沉重打击。抗联第三、六、九、十一军与挺进到北满的吉东抗联部队相配合,在依兰、汤原、桦川、宝清、勃利、饶河、绥滨、富锦、同江、抚远等广大地区纵横驰骋,打击日本侵略军,歼灭了大量敌人,扩大了抗日游击区。1937年冬,日伪军对松花江下游地区实行疯狂的“大讨伐”,抗联各军协同作战,进行了艰苦的反“讨伐”斗争,显示了抗联的战斗威力。

  总之,1936年和1937年,是东北抗日联军迅速发展的时期,到1937年秋已建成11个军,兵力达3万多人,开辟了东南满、吉东和北满三大游击区。抗联在辽、吉、黑广阔的原野所进行的大规模的游击战争,威胁着日伪统治,牵制了日军的大量兵力,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