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史”故事

红枪会抗日斗争和日军的罪行录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日军的铁蹄踏入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市。但是,嫩江以西的大片土地,仍在苏炳文、张殿九二旅的控制下,凭借嫩江与日军对峙。直到一九三二年(大同元年)十月六日,日军在飞机助战及大炮猛烈轰击掩护下,大部队强渡嫩江。在张玉廷团和四团奋勇抗击之下,从六日到九日,血战了四天四夜,由于两团步兵伤亡颇重,不得已放弃富拉尔基,撤至朱家坎(今龙江)第二道放线。

在此之前,位于朱家坎北二十里左右的东李喜屯,西李喜屯、廉家岗屯、善宝屯、铁匠屯等地,五十余名农民,为保护本地免遭土匪抢掠和日军的侵占,在法师吕连堂(关里人)和他的徒弟刘连明组织下,成立了红枪会。九月,苏、张二旅又在朱家坎建了一个分团,红枪会全部加入,聚集在朱家坎。张殿九从扎兰屯、碾子山方面又带来二百多人组成的红枪会,也都合到一起。

当张玉廷团退下来后,苏、张二旅决定先收回虎尔虎拉(地名),并且决定有红枪会打头阵。进入十月中旬,红枪会进驻李家地房子(今黑岗乡所在地)和索伯台,与张玉廷团的两个连士兵汇合。一天下午,下起小雨,红枪会自索伯台(地名)出发,向侵入虎尔虎拉站的日军发起攻击,打死四名,活捉一名日本鬼子。于是,红枪会驻进虎尔虎拉站。张旅的一个团驻扎在前水哈拉(地名)。苏旅的一个团驻扎在腰库勒(地名),另一个骑兵团驻扎十三方屯。下旬初,六百多名日军和原苏旅投敌的五团,配合进攻,驻水哈拉(地名)的护路军一枪未放,撤下来,日军开始进攻虎尔虎拉。日军用机枪扫射,红枪会员奋勇冲锋,与日军展开肉搏战,用红樱枪刺杀日军二百多人,岩下大佐当场身亡。红枪会也牺牲了五十二人,因没有援军而退下。日军随着进军腰库勒,苏、张的护路军奋勇抗战半天左右。日军又伤亡八、九十人,布施少尉被击毙。在战斗中,护路军金连长用机枪打得日本鬼子不敢前进,光子弹壳子装了两筐,但不幸被日军的炮弹炸死,护路军死亡六十三人。这次战斗,夺得日军迫击炮三门,战斗异常激烈。但由于敌众我寡,退下来,日寇占领了腰库勒。

日军进腰库勒后,大肆烧杀,杀死无辜农民十九人,烧房一百五十七间和二百多垧地上场的庄稼,其他物品无数。后又窜到后库勒,杀死老百姓十一人,烧毁房屋二、三十间,满屯都是烟火群众泣不成声。农民姚国富的妻子正在产期,用红布做幔帐,挂在屋内。日本鬼子进屋,见了红幔帐,立即扔进几个手榴弹,当时就把未满月的小孩和躲在屋内的两位老人(李简明父亲和孙永久父亲)炸死,把姚富国妻子炸伤半边脸,不久也死去,他的四岁孩子被震昏,姚国富抱出来,放在窗台上,灭绝人性的日本军,又开枪把这个无辜的孩子打死。该屯的田元福吴老二等七人,躲在红枪会曾住的院内地窖里,日本鬼子进屯后,看门口有红缨枪,到处寻找,发现了地窖中他们七人,逼了出来,说是“马贼”全部杀死。其中吴老二的脊椎骨先被打折,当时未死,后也死了。王小海的兄弟、儿子被打死,儿媳妇改嫁,二位老人由于思念,也死了,家破人亡。就是想当汉奸的屯长裴耀华,去欢迎日本鬼子,在地上写欢迎字句时,日本鬼子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一刀将他捅死。

也就是在红枪会打击日军入侵的后两天,李家地房子的张六坏,对日本特务、他的小舅子杨大个子告密说:“李家地房子组织了抗日队伍。”杨大个子立即报告给日军。日军认为我抗日指挥机关在李家地房子,于是从齐齐哈尔派出十二架飞机,直飞到李家地房子,飞机飞行高度,贴着树梢。盘旋一圈后,开始投弹,共投炸弹二十枚,部分民房被炸毁,炸死我无辜百姓众多。据现在健在的老人回忆,能记住名的有傅景海的一儿一女,刘忠斌的妻子被炸死。记不清名的,难以记数。

日军入侵我龙江县,残忍的烧杀抢掠,真实馨竹难书。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了中华民族累累的血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