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史”故事

东北抗联英雄谱(六)


  陈翰章

 

  陈翰章(1913—1940),男,中共党员,抗联烈士。吉林敦化人,满族。陈翰章14岁时以全县最小年龄考取了私塾教员考试的第四名。1927年陈翰章入敦化敖东中学读书,学生自治会负责人。陈翰章17岁时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成为小学教员。陈翰章曾说:“我立志从事教育事业,目的是培养人才改造国家,使国家独立富强,但帝国主义却不叫我们这样做,想把我们变成他们的附属国……为了祖国,我要投笔从戎,用我手中的枪和我的血以及生命,赶走强盗,消灭敌人。”1932年,19岁的陈翰章弃笔从戎加入了救国军,开始了与侵略者死战到底的铁血生涯。“九一八”事变后,陈翰章参与组织反日爱国宣传活动。1932年8月陈翰章参加吉林中国国民救国军,任总司令部秘书长,参加攻打宁安县城的战斗。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结识在救国军任参谋长的抗战名将周保中后,在周保中的培养教育下,陈翰章进步很快。入伍不久,即任战地鼓动队长。

  1934年,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参谋长、代师长 。陈翰章调到党领导的宁安工农义务队任政治指导员。坚守宁安、穆棱、敦化、额穆、汪清、珲春以及中东铁路东段以南地区,确保与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联系通道,同时衔接北满和南满各抗日联军的情况沟通,以达到全东北配合作战的目的。

  1935年,陈翰章升任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旋即调任第二师参谋长。

  1936年,陈翰章调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参谋长、代师长。在陈翰章的率领下,第二师与第五师配合,在宁安县团山子与伪军战斗,毙敌40余名。5月,在镜湖南部与日寇佐藤部队激战,击毙佐藤留次郎以下10余官兵。同月,又在宁安县烟筒沟袭击伪警察队31人,将其全歼,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28支。被日寇称为“最为显著”的“有力之匪”。为了消灭陈翰章所部的抗日武装,敌人玩弄政治阴谋,驻宁安的日本宪兵队要求会见陈翰章。经第五军军部批准,陈翰章在唐头沟东山接见日本雄谷太郎。雄谷建议抗联与日军合作;或者不愿合作,将部队移出三江地区,保存实力,以待时机云云。陈翰章义正辞严地回绝了日寇的条件,并警告雄谷,不要再当军国主义分子的鹰犬,否则,再以相逢,杀不赦。

  陈翰章始终坚定地驰骋在抗日战争的疆场上,他率军与日本侵略者进行着殊死的搏斗。仅1936年就曾袭击马厂日本车道局、石头河子车站、宁安和穆棱交界处的大段金厂,在宁安的二道河子、团山子、卢家屯,以及敦化、额穆、蛟河、南湖头、小沙滩等地同日伪军作战几十次,歼敌千余人。1938年又袭击了宁安上马河南10公里处的斗沟子车站,缴了警护队和自卫团的械,袭击了北湖头守卫镜泊湖水电站的日军守备队,焚烧了敌营房和工程事务所,解放了大批劳工,使镜泊湖水电站被迫停工3年之久。不久又破坏了图宁铁路和宁安至敦化间的公路,使敌人的交通一度中断。为此,敌人十分仇恨陈翰章,千方百计要抓到他。

  1940年春,斗争环境更加险恶。4月的一天晚上,陈翰章率部攻打敦化县黄泥河车站时不幸腿部负重伤。在密营养伤时,不但没有药品,就连盐水也没有。陈翰章的腿越肿越粗,但他毫不在意,照样研究敌情,制定作战计划。为了早日重返战场,他让军医拿来一条干净白布,用一根小木棍把布条捅进子弹穿透的伤口里,再从另一边拉出来,以使浓血和烂肉被布条带出来。就这样他以顽强的毅力抗拒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治愈了伤口。

  12月8日上午,寒风凛冽,乌云满天。敌人得到陈翰章的确切消息,迅速调集1000多日伪军,从东、北、西三面包围了小湾湾沟。陈翰章临危不惧,沉着指挥大家做好进行决死战斗的准备,连续打退敌人四五次冲锋。战斗中,又有几个同志倒下了。

  “陈翰章,投降吧!给你大官做!”远处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死也不当亡国奴!”陈翰章从牺牲的战士老何身上端起机枪,猛烈地向敌人扫射。机枪子弹打光了,他就用手枪还击。他的胸部和右手负了重伤,他顽强地在血泊中坐起来靠着一棵大树,左手抽出腰里的小手枪对准自己的头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扣动了扳机。但枪没响,没有子弹了。这时敌人扑了上来。陈翰章怒骂敌人。一个日军军官拔出战刀在陈翰章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陈翰章骂得更厉害了。这个残暴的刽子手用刀在他的脸上乱划乱刺,还把他的双眼剜出。陈翰章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时年27岁。

  正如陈翰章自己说的那样,“用我手中的枪和我的鲜血以及生命,赶走强盗,消灭敌人。”陈翰章以宝贵的生命实践了他的誓言。

 

 

  何延川

 

  何延川(1912—1946),男,出生在阿城县何家窝堡屯的一个农民家庭。中共党员,抗联烈士。

  少年时代,何延川便接受了进步思想的启迪。1928年11月9日他参加了哈市各校学生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国东北修筑五条铁路的斗争,被反动当局逮捕。出狱后到学生运动的发祥地北平去读书并经受锻炼。先后在北平宏达学校、汇文学校、北京大学读书。他边学习、边勤工俭学、边暗地做革命工作。1930年,年仅18岁的何延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根据党中央关于开展东北抗日战争的指示,决定派何延川、朱家魁、张树生等人回东北组织抗日义勇军。“九一八”事变一周年时,因组织义勇军同当地群众在珠河(现尚志市)城里示威游行被捕入狱。6个月的监狱生活,何延川经受了反动派的所有酷刑,却丝毫没有泄露党的组织和秘密,敌人无奈,只好将他释放。

  由于革命斗争的需要,他与其他7名同志再次被党组织派回哈尔滨开展抗日工作。哈尔滨市道里区抚顺街的大姐家成了何延川藏身和开展地下工作的场所。姐姐何文杰、姐夫韩荣庭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帮助散发传单、联络战友、送信放哨。

  1940年7月,何延川被调到河北地区三专署任财务科长,为抗日筹集财粮。在一次带人执行筹措粮食、布匹和煤油任务时,被日寇围困在一个苇塘里,整整七天七夜,当大部队赶来之时,他们已经吃光了苇根,吃光了自己的皮带和鞋底,昏死在苇塘里……

  1945年抗战胜利后,组织上任命他为哈东专员公署专员,任务是解放和接收哈东地区(辖阿城、宾县、珠河、苇河、延寿、方正等县)。

  1945年10月26日,何延川按照李兆麟的命令,带着16名同志回到阿城。早有表弟张继武为他们摸清情况,何延川机智果断,未动一兵一卒便接管了阿城政权,又以最少的兵力先后夺取了宾县、延寿、一面坡、珠河、方正等地的政权。

  1946年2月,他亲自指挥部队攻打五常,经过两天两夜的激烈交战,终于占领了五常。1946年4月,在李兆麟的直接领导下,他和哈东军区司令温玉成共同指挥部队,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兵分四路,围困哈尔滨,为了保全城市,尽可能避免人员伤亡,他们整整围困了二十多天,最终活捉了保安头子曹行武,于28日占领了哈尔滨。哈尔滨人民敲锣打鼓迎接这支护城爱民的军队。何延川于1946年9月17日逝世,年仅3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