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史”故事

东北抗联英雄谱(二)


李兆麟

 

  李兆麟(1910—1946),辽宁省灯塔市铧子镇人,中共党员,革命烈士,抗日民族英雄。

  1931年11月,李兆麟来到北平,参加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反帝大同盟”。年底,李兆麟回辽阳从事抗日活动。宣传抗日,建立抗日武装,狠狠地痛击了日寇。

  1933年6月22日,李兆麟通过有爱国感的崔军医,以“看病”为掩护来到了靖安军兵营,同伪军决心起义的官兵商议起义行动计划.由于叛徒告密,中共奉天特委被破坏,李兆麟家也被查封,母亲和妹妹被捉走,幸亏邻居一位大娘慌忙跑来报信,此时李兆麟才免遭被捕。之后,李兆麟潜回辽阳,从十里河上火车路经奉天前去中共满洲省委所在地哈尔滨。李兆麟到哈尔滨后化名张玉华。在道外天泰客栈与中共满洲省委秘书长冯仲云同志接上了关系,被分配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负责人。他曾先后到北满的海伦、巴彦等地巡视工作,宣传抗日救国政策,帮助当地建立抗日组织。

  1933年秋,李兆麟到珠河巡视工作见到了赵尚志同志,并在珠河县三股流正式成立珠河反日游击队,赵尚志同志任队长。不久李兆麟回哈尔滨任干训班负责人兼任教员,经常在省委交通员张宗伟同志家里和马家沟公园上课,把打败日寇建立新中国的宏愿化作春风细雨,浇灌、滋润着训练班里的每一个学员。

  1933年11月满洲省委遭到部分破坏,李耀奎书记不幸被捕。李兆麟遂到珠河赵尚志领导的游击队,化名张寿笺任副队长,1934年6月,珠河反日游击队改编为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赵尚志任司令,李兆麟任政治委员。支队下设三个总队,有四百五十多人,分别由赵尚志、李兆麟、韩光率领,活动在宾县、珠河县铁道南和铁道北一带,痛击日寇。1934年秋,赵尚志、李兆麟率哈东支队三百多人,攻克五常堡,歼灭五百多日伪军,缴获大批枪枝弹药和军需物品。这一仗是哈东支队诞生以来取得的最大胜利,它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抗日斗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到1935年初,开辟了宾县、珠河、延寿、方正、五常、双城等县新的抗日游击区,巩固了珠河县三股流一带的游击区,打击了由于“黄炮”、“铁军”等山林队叛变出现过的叛逃逆流,使义勇军、山林队更加靠近党所领导的哈东支队。珠河反日武装斗争形势已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1935年1月28日,以哈东支队为基础,吸收地方青年义勇军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李兆麟任二团政治部主任,活动在珠河铁路南和五常、双城一带,二月在孟家店打死伪军团参谋长,击退日伪军向帽儿山进犯的讨伐队。4月又联合道北义勇军二、三百人进攻老三区,占领敌人重要据点小黄烧锅,又进攻大亮子河,将敌人刚修建的军用农场完全烧光,打得日寇惊恐不安。

  1937年,根据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决定,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改为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包括三、四、六、九、十一军,赵尚志仍为总司令,李兆麟任总政治部主任兼六军政治委员。

  “七·七”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狂妄地制定了三年内消灭我抗日联军的“肃整计划”,在司令长官山田乙三大将率领下,调集了日寇三十一个步兵师团(相当军)、十个步兵旅(相当师),还有伪军十五个步兵师、十五个骑兵旅等几十万人的兵力,又凭借两个航空军和两个装甲旅团的支援,以及汉奸特务警察来对我抗日联军和根据地人民实行疯狂的围剿及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

  七月,六军派出了西征先遣部队,六军军长戴洪滨率领二师、三师、四师和军部王钧为首的保安团开始进行西征。李兆麟率六军司令部和一师、五师及地方部队仍在下江地区坚持斗争,迷惑敌人,掩护部队西征。为了安定军心,耐心帮助十一军军长祁致中和他领导的队伍,坚定地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六军西征先遣部队因与敌人力量相差悬殊,在海伦活动一个月后返回三江平原。1938年初,李兆麟带领六军骑兵二师和梧桐金矿哗变出来的队伍,解决了东西梧桐河,东西杜鲁河,东西火烧营和老沟等七处敌人金矿区的重要据点,缴获许多战利品。在行军作战中和战士们同甘共苦,替体弱战士背大枪、挎背包,休息时给大家讲故事、上文化政治课和教唱歌。李兆麟将军才华横溢,能文能武,于戎马倥偬中写出了用古典《落花》调填词的《露营之歌》,这首歌充分表达了东北抗联战士在“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艰苦抗战到底,“夺回我河山”的钢铁意志。在敌人追围十分紧张、到处都有险情的情况下,一天,李兆麟对警卫员王琨同志严肃认真地说:“小王,我若是牺牲了,你千万要记住,不要让敌人得去我身边的皮包,你要把它送到北满省委去,因为皮包里有许多重要的党内文件。”为保护一九三八年四月在依兰县四块石西北青山里召开的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第七次常委会议全体同志的安全,李兆麟率一部分队伍把敌人引向自己的方面来,边打边退,最后甩掉了敌人。之后又在率六军教导队向萝北、绥滨地区转移途中,在格金河打退了三四百名追击的敌人。

  1939年5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正式成立,李兆麟任总指挥。他领导三路军在广阔的松嫩平原上开展游击战争,攻击敌人薄弱环节并屡屡取胜,增强了人民的抗战信心,牵制了日本关东军大量兵力,有力的配合了全国抗战。

  1945年9月从苏联回国,进驻哈尔滨,任滨江省副省长、中共松江地区委员会书记、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

  1946年3月9日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杀害于哈尔滨道里水道街9号(现兆麟街),时年三十六岁。

 

 

  赵一曼

 

  赵一曼(1905-1936),女,四川省宜宾县白花镇人,中共党员,抗日民族英雄。

  1924年,她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6年,她即由团员转为共产党员,同时担任宜宾妇联和学联党团书记。1926年5月,“五卅”运动一周年时,正是抵制洋货的高潮。赵一曼按照中共的指示组织党团员在学生中宣传,抵制英国煤油轮船靠拢宜宾码头,学生们遭到了武装镇压,由此引发了全城罢工、罢市、罢课。1926年10月,赵一曼考进武汉黄埔军校。11月,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

  1927年9月,去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8年冬奉命回国,赵一曼先后在宜昌,上海,江西等地从事秘密工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调到东北,在沈阳工厂中领导工人斗争。

  1932年赵一曼任满洲总工会秘书,组织部长。

  1933年,赵一曼任哈尔滨总工会代理书记。同年4月,参加领导了哈尔滨电车工人反日罢工斗争。为掩护身份,她曾同满洲总工会负责人老曹(黄维新)假称夫妻。

  1934年春,赵一曼任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委员、铁北区区委书记,发动群众,建立农民游击队,配合抗日部队作战。后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率部活动于哈尔滨以东地区,给日伪以沉重的打击。7月,她赴哈尔滨以东的抗日游击区,任珠河中心县委委员,后任珠河区委书记。

  1935年秋,赵一曼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

  1935年11月,在与日军作战中,赵一曼为掩护部队腿部负伤后在昏迷中被俘。日军为了从赵一曼口中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找了一名军医对其腿伤进行了简单治疗后,连夜对其进行了审讯。

  在狱中,日本人动用酷刑,她没有吐露任何信息。赵一曼忍着伤痛怒斥日军侵略中国以来的各种的罪行。日军见赵一曼不肯屈服,使用马鞭狠戳其腿部伤口。身负重伤的赵一曼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保卫民族的决心,痛的几次昏了过去,仍坚贞不屈说:“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就是反满抗日。”没说出一字有关抗联的情况。

  1935年12月13日,因赵一曼腿部伤势严重,生命垂危,日军为得到重要口供,将她送到哈尔滨市立医院进行监视治疗。赵一曼在住院期间,利用各种机会向看守她的警察董宪勋与女护士韩勇义进行反日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受到教育的两人决定帮助赵一曼逃离日军魔掌。

  1936年6月28日,董宪勋与韩勇义将赵一曼背出医院送上了事先雇来的小汽车,经过辗转后,赵一曼到了阿城县境内的金家窝棚董宪勋的叔叔家中。1936年6月30日,赵一曼在奔往抗日游击区的途中不幸被日军追上,再次落入日军的手里。赵一曼被带回哈尔滨后,日本军警对她进行了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等酷刑。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没有吐露任何实情。日军知道从赵一曼的口中得不到有用的情报,决定把她送回珠河县处死“示众”。

  1936年8月2日凌晨,赵一曼被敌人押上开往珠河的火车。这时,她心中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想到儿子宁儿,赵一曼的眼睛有些湿润,这是母亲心中最柔弱之处,从孩子的出生到远走,那是怎样难以忘怀的一段伤痛,那是痛在心里,伤在情中。赵一曼向押解她的宪兵要来纸和笔,写下一个母亲对儿子想说的话。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牺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

  临刑前,她高唱《红旗歌》,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从容就义,年仅31岁。

  在民族危难之际,像赵一曼这样的革命英烈,在侵略者的炮火中奋勇前进,在侵略者的屠刀下英勇就义,彰显出中华儿女威武不屈的浩然正气。